重庆百变王牌近200期走势图|重庆百变王牌近100期

為何說轉型后的協合新能源(0182.HK)具備成長的確定性?

原標題:為何說轉型后的協合新能源(0182.HK)具備成長的確定性?

協合新能源(0182.HK)是我國最早參與風電投資的企業之一,有著長達13年的開發及運營經驗。2007年,公司于港交所掛牌上市。公司近年來成功轉型為一家以風力發電為主,兼有太陽能和儲能項目于一體的大型綜合性電站開發商和營運商。公司目前于中國及美國地區擁有約2.3GW已投運之權益裝機容量。

2月28日,協合新能源公布了2018年度業績,實現總收入14.14億(人民幣,下同),同比增長36.50%;毛利8.66億,同比增長120.92%;歸屬母公司凈利潤5.02億,同比增長151.16%;每股基本盈利5.88分;擬派末期股息每股0.02港元,行業內派息率處于最高水平,整體財務數據亮眼。次日,公司的股價也是應聲高漲,截至收盤累計漲幅逾8%。

(協合新能源董事長劉順興先生)

近日,格隆匯非常有幸地在香港拜訪了協合新能源的董事長劉順興先生,從公司發展和未來規劃出發,為投資者更加全面地展現協合新能源背后的故事。

以下是劉順興董事長與格隆匯的訪談實錄:

格隆匯: 公司從EPC轉向新能源發電企業,策略上是如何考慮的?為什么選擇轉型?

劉董:協合新能源從2006年進入可再生能源行業,比絕大多數企業進入該領域都要早。當時行業才剛起步,最缺乏的是設計、建設、安裝、運行、EPC等服務類業務。我們公司就選擇了以服務業務為主,例如EPC,契合市場的需要,所以發展迅速,也完成了最初的資本及信用積累。

四、五年以前,我們發現行業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后,越來越多的投資者、技術人員轉入了可再生能源行業的環境里,服務業務得到了發展及成熟,競爭也越來越激烈,服務業務利用率下降導致EPC的毛利率下降了很多。同時,行業技術進步導致風力、太陽能發電的成本降低很快,電站的回報率越來越高。基于這樣的考慮,公司決定要轉型到電廠投資運營商,以做運營商為主,獲得更高的效率及回報。

經過多年的努力,現在我們的轉型做得比較徹底,EPC占的比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電站的收入占全部的利潤來源已經高達88%。剩下還有百分之十幾,是我們的運行維護企業,做得也不錯。

格隆匯:轉型之后的毛利率較之前相差多少?風電項目的回報率現在具體怎么樣?

劉董:原本的EPC到最后其實只有10%,然而我們發電業務產生的毛利率已經可以達到60-70%,可見我們選擇轉型是非常正確的。

目前,在中國南方地區的風電項目全投資回報率都在10%以上,加之目前較低的利息水平,項目資本金回報平均在20%左右。此外,公司近年來新投資風電項目前,都會額外做無綠電補貼的壓力測試,即使不考慮綠電補貼,公司所投資項目的資本金回報率也在15%左右,全投資回報率在8%以上。

格隆匯:注意到公司2018年權益發電量大幅增長了49%,而且2019年公告的1月份權益發電量也保持了增速,能夠介紹一下主要原因?

劉董:這主要有三個原因導致我們發電量增長快速。第一,我們的權益裝機容量增加,發電量自然增加。過去兩年每年我們公司都保持新增投產50萬千瓦左右的裝機。第二,過去的幾年整個限電的情況大幅改善,也導致了發電量的增長。第三,我們集團也非常重視利用能源物聯網做智慧運維,使得我們存量的裝機容量中的風機可以被快速地診斷故障,提前預測故障,快速地進行檢修。這樣我們存量的電廠發電的效率也就得到了提高。

今年還會保持快速的增長。去年我們投產的電廠將會在今年作出發電貢獻,仍會保持一個很好的增長。

格隆匯:公司未來有什么發展計劃?

劉董:我們的想法還是要保持每年凈利潤水平的增長速度。2-3年以內,我們的權益裝機容量還是繼續增長,現在有足夠的項目滿足我們未來兩三年的投資及增長。另外,我們看到現在整個國家的限電率還在繼續改善,這樣我們北方及一些地區電廠的發電量還會得到繼續提升。我們存量電廠通過智慧運維,通過物流網的手段也會繼續提高發電效率。所以,我們未來幾年在發電方面還會有很好的增長。

同時,我們也在發展服務業務,例如我們的設計院和運行維護公司。它們的業務都很健康,未來看出來能夠有很好的增長潛力。

最后,我們非常注意現金流量的管理,控制公司的風險,保持我們現金流的安全,也控制我們總體的負債率,在規避風險的情況下實現公司的穩步增長。

格隆匯:負債率會考慮進一步下降嗎?

劉董:我們會嚴格控制負債率在70%一下。行業內現在大多數的可再生能源公司的負債率都超過了70%,70%以內會使得公司更加穩健及健康。

格隆匯:公司今年的派息率不錯,未來在這方面怎么打算?

劉董:未來公司希望會持續分紅和派息,這是我們經營企業回報股東的根本宗旨。只要條件具備,我們會保持不斷的分紅。

格隆匯:公司近期和IFC、高盛開展了可轉債方面的合作,能否介紹一下具體情況?

劉董:IFC是我們長期的合作伙伴,也是我們的股東,為我們項目提供過銀團貸款。他們很希望繼續支持我們公司的發展,通過我們能夠做一些可再生能源的項目,取得財務上的回報及社會效益。對此,我們也很愿意與他們合作。可轉債轉股之后,他們能夠達到超過6%的持股量。IFC在合作上是非常嚴謹的,會做很詳盡的盡職調查,長期觀察企業規范運營的情況。與他們合作,我們相信也能夠給社會一個更加規范、穩健運營的正面形象。

高盛在投資領域,比較注重企業的成長、盈利以及投資的效果。通過可轉債的形式與他們合作,我們相信能夠讓投資者看到公司未來很大的增長潛力。

他們也都給予我們很好的條件發行可轉債,對我們企業來說是相對優惠的。

格隆匯:未來有機會還會考慮發行可轉債嗎?

劉董:現在沒有這樣的計劃,公司手里的現金還是比較充裕,沒有這方面的需求。

格隆匯:注意到公司投資了GOOGLE X實驗室孵化的馬耳他項目,能否介紹一下具體情況?

劉董: 這個項目是由諾貝爾獎物理學獲得者羅伯特提出的構想,利用熔鹽儲能來吸收電網多余的電,當電網需要電的時候再發出電來。整個工藝流程非常地巧妙,技術成熟,但整體又是一個全新的設計。該熔鹽儲能的馬耳他項目如果成功,對于電網的儲能效果是非常好的。它單體做的比較大,且可以只在電網需要的用戶側來建設,占地比較緊湊,對整個電網的產能有非常大的影響,可廣泛適用于各類儲能市場,如電網移峰填谷、輔助服務、分布式能源、工商業園區等。

對此,GOOGLE X實驗室孵化了該項目一段時間,認為通過市場的投資力量可以繼續進行供應性的實驗,將項目進一步地商業化。該公司還獲得了BEV基金的投資,即比爾蓋茨發起設立的清潔能源基金,還包括馬云等知名投資人也參與了基金的設立。我們與BEV基金共同投資了這個項目,來盡快實現公司的商業化。這個投資也得到了多家美國機構的認可,我們非常期待。

亞洲方面,目前只有我們一個合作伙伴,且我們是以電站的使用方的角度來參與投資的。目前這個項目的進展非常順利。

通過這個項目,我們可以更快地進入儲能這個領域,各種成本下降的很快。儲能這個行業,未來兩三年我們相信會有爆發式地增長,我們算是提前布局。

格隆匯:目前公司還有其它潛在的布局嗎?

劉董: 有的,就是前面提到的能源物聯網,我們公司做了非常大的持續性努力。利用能源物聯網的技術搞智慧運維,對電廠的設備進行遠程的監控、實時的數據收集來進行大數據的分析,可以實現對設備故障的及時發現,甚至能夠做到事故發生的預警。在事故沒發生前通過跡象預判,及時將風機停止運作,在還沒有造成重大傷害的時候就進行修理,避免重大的損失。

我們公司集中有60多個軟件工程師在持續做能源物聯網的研究,在運營商里是不多見的,效果也很好。我們實實在在地看到了用智慧運維產生的效率,所以集團未來會繼續大力做這方面的研究。這也是我們與其他企業不太一樣的地方。們是在能源物聯網的研究方面的實際運用者,也確實產生了實際的效果。相比我們的盈利能力來說,成本也不算高完全可以承受。

格隆匯:可否預測公司今年的限電情況怎么樣?

劉董:就我們公司來說,肯定還會繼續好轉。一方面,我們新增的裝機容量都是南方不限電地區的。另外,我們北方的限電地區,都是早期的合資項目,它們的限電情況也會得到繼續改善,因為國家有要求,我們會繼續受益。頭兩個月的運行情況也能夠看出來,比去年同期的限電率有進一步的改善。

格隆匯:目前風電、光伏項目的造價如何?

劉董: 目前根據地形不同,南方風電廠造價在6500-7500元/KW,北方風電大約在6000-6500元/KW就可以,所以北方的風電造價比較便宜。光伏項目大約在4500-5000元/kw。項目的造價都是呈現持續下降的趨勢的。

格隆匯:您是怎么看待風電行業的平價上網趨勢?

劉董:去年5.18發布的文件,已經開啟了平價上網的時代。將來可能通過競價上網,我們電站的上網電價能夠低于火電電價,跨越到平價上網的時代。現在有幾個省做了競價項目的實驗,包括寧夏等,競出來的電價還是比較高的。項目如果上的話,還會有很好的回報率。這還是得益于這幾年風電、太陽能成本下降的非常明顯,有些北方地區風力發電的成本已經大大低于火力發電的成本。所以競價再怎么低,北方地區的風電回報率應該都可以,我們將來在適當的時候也愿意回到北方再拿一些項目。我們對平價及競價上網越來越有信心。過去幾年,我們也一直強調低成本策略,所上的項目都是選度電成本最低的策略,對平價、競價上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。

上游技術進步非常快,成本改善很大。風機的單機容量一臺正在從3兆瓦增加到3-3.5兆瓦,容量大了風機的造價就會下降。現在發電效率在提升,回報率在提升,所以我們項目的回報率越來越高,是可以跟煤電競爭的。

格隆匯:今年很多聲音都在說光伏要平價上網了,未來貴司會考慮多增加一些光伏業務嗎?

劉董:光伏的成本下降趨勢也是非常堅定的,光伏組件很快就要跌落2元/W,甚至有預測1.5元/W。那樣的話,在北方例如內蒙、三北地區等,光伏的成本可能會低于燒煤的電廠,時代很快就要來了。

我們現在也有很多光伏的項目在儲備,主要還是看回報率跟現金流量,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也很愿意做光伏。我們過去做風電,是考慮到現金流,即使拿不到政府的補貼,還本付息后的現金流還是正的。

尾聲

經過數年的努力,現在的協合新能源已經從EPC徹底轉型為電站運營商,盈利能力大幅躍升。公司目前的儲備非常充足基本可以保證未來2-3年的項目,所以裝機容量會持續地穩健增長。同時,通過智慧運維,公司存量電站的效率也會繼續地改善。服務業務則不需要太多的資本開支,主要是人力成本,也會保持一定的利潤貢獻。綜上,劉董最后向格隆匯強調,協合新能源會是一家高穩健成長性的可再生能源企業,并且也會一直嘗試進入新的領域,例如儲能等的戰略布局。

目前,協合新能源以18年利潤計算的PE僅為6倍,PB為0.55倍,在港股同業中較低,對標自身估值水平也處在低位波段。作為一家具備確定性高成長性的再生能源企業,在契合國家環保政策指向的同時,希望時間也能給予其價值的合理評判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閱讀 ()
免費獲取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
重庆百变王牌近200期走势图 江苏快三遗漏表 宁夏划水麻将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历史记录表 雷速体育直播篮球比分直播 快速时时彩开奖记录 双色球规则 体球即时比分网 福建快3走势一定牛 981优惠大厅